黄鳝血冒充流血 “碰瓷”团伙载了
2020-10-16 20:20:57

信息时报讯(记者 何小敏 通讯员 云法宣)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印发了《关于依法办理“碰瓷”违法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实践中,“碰瓷”事件层出不穷,花样百出。白云区法院近年来就审理了不少该类刑事案件,“碰瓷”者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案例1 黄鳝血冒充流血,假电话劝说“私了”

2019年3月始,罗某永为非法牟利,伙同周某达、赖某梦及其他同案人(另案处理),事前准备好小汽车、假车牌、太阳伞、“黄鳝血”等作案工具,在罗某永的安排下,以故意“碰瓷”制造交通事故后滋扰、纠缠被害人,并拨打虚假的“110”电话报警,由同案人伪装警察接听电话与被害人交流并建议赔偿私了的手段骗取他人钱财,骗得被害人张某、杨某等7人每个人4100元至200元不等,共计人民币18600元。

以罗某永为首,逐渐形成以“碰瓷”为“主业”的恶势力犯罪组织,经常在白云区多条道路上有预谋地实施诈骗犯罪活动,影响群众正常生活与出行,扰乱社会秩序,造成较恶劣的社会影响。

法院认为,被告人罗某永、周某达、赖某梦无视国家法律,多次诈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被告人罗某永、周某达、赖某梦共同实施犯罪而形成恶势力犯罪组织,罗某永属于组织的纠集者,是主犯;其余两人属于组织的其他成员,是从犯。

综合全案的性质、情节、危害后果及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判决:被告人罗某永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其余两名被告人犯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及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案例2 同案驾车逼迫变道,眼药水伪装出血

2018年3月14日23时许,被告人王某添伙同同案人(均另案处理)经合谋后,准备工具色干酸钠滴眼液(假扮血液)和无线移动电话机(佯装报警,联系同案人用),到金沙洲某服务区附近,先由同案人驾驶汽车逼迫被害人蓝某驾驶的汽车变道,再由王某添趁机骑驶共享单车凑近后假装被撞倒,以此勒索车主蓝某人民币15000元,因被伏击于此的民警及时发现并控制而未能得逞。案发后,被告人王某添被正在伏击的公安人员抓获。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添结伙敲诈勒索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王某添犯罪时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犯罪未遂,且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综上,根据本案的性质、情节以及危害后果,对被告人王某添适用缓刑不致于再危害社会,故决定对被告人王某添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判决被告人王某添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

案例3 同案前方堵路慢行,自行车跌倒佯装被撞

2020年1月8日6时许,被告人余某华伙同同案人“拐佬”“风子”(均另案处理)经合谋以“碰瓷”的方式作案,到本市白云区永平街凯云新世界后门、凯云商务酒店门前路段,由“风子”提供目标,余某华驾驶小轿车刻意占道低速慢行,“拐佬”骑自行车故意碰撞途经该处的许某明的小轿车,制造交通事故并倒地假装受伤,再以赔偿医药费为由,并假装报警,从而敲诈得许某明的20000元。得手后,余某华分得赃款1500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余某华结伙敲诈公民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余某华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余某华伙同案人采用碰瓷要挟的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的财物,以敲诈勒索罪认定。被告人余某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从轻处罚。

综合全案的性质、情节、危害后果及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判决被告人余某华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