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相约旅馆自杀 死者父母起诉店主
2019-11-08 19:28:56

信息时报讯(记者 何小敏)三名网友在旅店烧炭自杀,死者父母将店主诉至法院,店主却喊冤称受到惊吓。作为经营者,到底有没有管理失职?近日,广州中院对这宗索赔案作出终审判决,旅店经营者被认定有责任。


女儿外出未归死在旅馆

2017年2月13日晚,21岁的小佳离家未归,母亲陈梅感觉到异常,当天23时l3分,她给女儿打通了电话,这也是最后一次通话。“在通话中明显感知女儿周围有其他人员,女儿说话口气异常。”陈梅深感不安,她当即找到朋友帮忙查询女儿是否有酒店或者宾馆入住信息,但无果。

两天后,小佳被发现死在广州站西路一家旅馆的房间,一同被发现的,还有两名男性死者。

警方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上显示。小佳死亡日期/发现死亡时间“2017年2月15日22时40分”,死亡原因“一氧化碳中毒?”,警方勘验现场时发现有炭盆、烧炭等,并发现有遗书。陈梅夫妇怎么也不敢相信,女儿竟是烧炭自杀。


两人登记一人帮拿行李

“2017年2月13日下午,有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来到我姑妈(王秋月)经营的小旅馆。”据当时负责前台登记的王倩回忆,两名男子说要一间双人床,另一名女子只是帮他们拿行李上去,并不入住,于是只登记了两名男子的身份证,并给了他们钥匙。王秋月称,因办不了营业执照,旅馆实际作为民宿在使用。

监控录像显示,2017年2月13日14点45分,小佳及两名男子共同出现在前台入住登记处;15时28分,三人一起离开旅馆;17时36分,三人一起回到旅馆;18时38分,三人再次一起离开旅馆;22时17分,三人一起回到旅馆;之后的监控录像未再有三人进出的画面。

王秋月的母亲杨春兰称,事发前一天,她准备去房间搞卫生,门是反锁的,敲门时没人开门,但能听到水龙头的流水声。2月15日21时许,杨春兰准备去打扫卫生并收取房租,但敲了很久仍未开门,她于是叫来保安撞开了门。“撞开门后看见有一名男子一动不动仰卧在床上,脸上还有一块白毛巾盖住,另外一名男子扒在洗手间的门口,看样子应该也是已经死亡。”杨春兰不敢再往前走,于是报警。


开房自杀谁之过?

痛失女儿,陈梅夫妇心如刀绞。在他们看来,旅馆的管理疏忽对女儿的死亡也有责任。“小佳入住旅店,旅店未依法办理营业执照,也未依法为小佳办理入住登记,旅店入住人员系统无法与公安系统联网。”陈梅夫妇称,旅馆工作人员没有尽到查询管理义务,旅馆也未安装烟雾报警器,导致在三名死者采取烧炭自杀行为时,无法及时发现并采取施救措施。

“女儿在离家前,一直表现正常,而且此前从未有过自杀的言行。”陈梅夫妇认为,女儿与他人相约自杀并有特定氛围,是促使其产生自杀行为和结果的一个重要外部影响因素。如果小佳未能和另外两人进入并留置在旅馆,其自杀行为及死亡结果是完全可能避免的。此外,如果当时有登记信息,他们便可及时阻止女儿和另外两位死者的自杀行为或及时施救。夫妇二人于是起诉,共索赔37万余元。

王秋月一方则觉得有些“冤”。“我方是有保障顾客的义务,但是保障顾客不受外来侵害。本案死者的自杀行为,我方无法预知并提供相应保护措施。”王秋月答辩称,旅馆不可能24小时监视保护,也不能随时进入客户房间。事发之后也立即报案,已经尽到安全保护责任。

王秋月一方称,公安调查显示是烧炭自杀,遗书能够证实死者一直情绪低落,跟网友计划已久自杀,也在遗书上强调了是自愿的,与他人无关。且死者在旅馆去世,造成其家属精神恍惚,生活受到一定影响,并且造成关店一月之余,损失至今都无人赔付。


旅馆被认定存在管理疏忽

一审越秀区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小佳作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对其行为后果承担最主要且绝大部分的责任;但同时,涉案旅馆未对小佳进出旅馆严格履行登记制度,监控视频显示小佳存在多次进出以及长时间逗留涉案旅馆的情况下,旅馆人员亦未加以问询,存在管理上的疏忽。

综合本案情况,该管理疏忽虽非造成小佳死亡的直接原因,但确系对陈梅夫妇发现异常后及时救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故王秋月仍应在上述过错程度范围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法院酌定王秋月应当对小佳的死亡承担5%的责任,另外95%的责任理应由陈梅一方自行承担。法院还指出,涉案房屋是否具备合法经营资质,属于行政管理范畴,与小佳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必然的联系。

法院一审判决,王秋月赔偿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4.4万余元。陈梅一方提起上诉,广州中院近日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当事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