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出租车早晚高峰期禁止交接班,落实了吗?
2019-11-05 20:54:18

“交接班,不顺路。”早晚高峰时段,出租车司机常常会扔下这样一句话便扬长而去,留下着急打车的市民气不打一处来。11月1日,《广州市巡游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生效,其中“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的规定引发关注。对于这一规定能否落到实处,不少市民表示担忧。

记者了解到,目前,白云、广交、广骏等出租车公司明令禁止司机在上下班高峰期(早7:30-9:00,晚17:30-19:30)交接班,具体交接班时间由对班司机商定。但不少司机表示,早7点和晚19点左右交接班的习惯形成已久,突然改变,不仅生活作息难调整,对班两位司机的收入更是难平衡。

专家认为,只有司机利益不受损,才能自觉执行规定的交接班时间,企业需帮助司机设计好利益分配方式;而“顽疾”的“根治”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条例》中重罚违规行为、追究企业连带责任、及时处理市民投诉等相关规定必须落到实处,长此以往才能逐渐形成好风气。

图文/信息时报记者 刘俊

 

交接班时,司机在车辆上放置“交接班方向牌”。


交接班时,司机在车辆上放置“交接班方向牌”。

 

记者体验:

有司机已经改变

但两班收入差距逐渐拉开

11月5日晚18点50分至19点,记者在海珠区新滘东隧道口公交站附近观察,来往6辆出租车,3辆显示有客,3辆空车则被附近乘客搭乘,并未发现以交接班为理由拒载乘客的现象。

19点左右,记者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往赤沙方向,司机刘师傅刚在仑头接班开始运营,对于“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的规定,他表示公司一直都有宣传教育,但是就目前一些已经改变的司机来说,情况不容乐观。

“仑头这边晚上17点到19点交班得多,有些现在改成了晚上22点交班,这样的话白班从早上10点到晚上22点,比晚班挣得多,晚上开车又累还挣得少,很难维持下去。”刘师傅说,天河棠下那块区域,有些司机是凌晨4点和下午16点交接班,差距更大,长久下去,很多车会变成单班,市民打车将更加不易。

“公司现在规定不允许高峰期交接班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的哥告诉记者,虽然规定是这么规定,但据他所知,大部分司机还是在早7点晚19点左右交接班,生活习惯是一回事,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收入难平衡。

这位的哥以目前公司建议的凌晨3-4点和晚15-16点交接班来谈,首先白班司机要在凌晨3点前起床,生活习惯很难调整;其次,凌晨3点到下午15点客流量相对较少,这对白班司机非常不公平。

他说:“算一笔账,我们每天基本目标是按一个小时60元算,一天工作10个小时要跑600元,白班司机跑3点-15点,那几个小时不好拉客,扣掉交给公司的份子钱和加气费,每天基本生活都很难过得去。”

对于交接班时间,的哥段师傅表示,每个区域有些不同,大部分是早7点和晚19点左右交接班,也有凌晨2-4点和晚14-16点左右交接班的。不是他们故意要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他们理解高峰期难打车,也不会有钱不赚故意拒载,但是为了平衡两个司机的收入、方便休息,他们自然地形成了早7点和晚19点左右交接班。 

市民担忧:

交接班难判断

其他时段拒载一样作借口

“这条规定虽然是好的,但会不会变成其他时间段司机拒载的借口?”市民杨先生直言,当司机以交接班为由拒载时,一般乘客也不知道司机到底是不是去交接班,有心者或许会投诉并得到反馈,但大部分人只当吃了个哑巴亏,不会专门去投诉确认。

5月份杨先生送姑妈去车站坐车,下了永泰地铁站后拦下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司机问他去哪,他报了地点,司机却以要去交班不顺路为由开走了,但杨先生觉得当时大中午的时间段司机不可能是去交班,而是路途太近车费刚够起步价,司机觉得没有赚头。

对于的哥“神秘的交接班时间”,网友“源氏幸福-密码1108”表示深有体会。“你永远不知道司机到底什么时候交接班,貌似全天都在交接班,我遇到的,9点10点12点14点16点20点都说交班。”该网友分享道。

“如果交班,麻烦司机直接打暂停服务,除此之外都应属于拒载。”网友“雨润凡心”相关新闻下留言说道。 

企业做法:

抽查实时监控

使用“交接班方向牌”

出租车企业如何监管自查?白云(广交)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规定出租车司机要实行错峰交接班,不得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公司会通过抽查的方式对车辆调取实时监控,如发现司机不按规定时间交班,公司将对司机双方进行教育处理。

此外,该公司根据司机交接班聚集地的综合情况,印制了一批“交接班方向牌”,陆续发放给司机,指导司机在交接班时,正确规范的使用,使用时,方向牌要夹在计价器“空车”服务标志上,以便市民直观识别。

“司机交班时间主要按生活习惯,由两名司机协商。”广骏公司方面表示,公司已经建议司机非紧急情况下,交班避开下班高峰,交班期间需放置暂停营运牌或交班方向牌,并锁车门,司机不能停在路边询问乘客乘车方向。如遇乘客紧急用车,司机应优先送乘客到目的地再交班。 

部门回应:

未显示暂停运营标志

以交接班为借口拒载一律处罚

记者注意到,《条例》并未明确一点,如果发现司机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将处于何种处罚措施。对此,市交通部门客管处相关负责人回复称,目前监管的是司机以交接班为借口拒载的违规行为,并按《条例》相关规定进行处罚;司机若只是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未作出其他违规行为,尚未有可处罚的依据。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交接班工作,《条例》明确由出租汽车协会指导企业、驾驶员合理安排交接班时间,并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而交接班的车辆,需放置或显示暂停运营标志。

对于未放置或显示暂停运营标志的车辆,停车询问乘客目的地后以交接班为由拒绝提供服务的,将被认定为拒载。根据《条例》,无正当理由拒载的,责令改正,处以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而司机发生拒载等行为,累计达到一定数量后,企业也要受到处罚。 

专家看法:

企业需帮助司机

设计好利益分配方式

“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这个设计很好,因为拒载行为多出现于以交接班为由的上下班高峰期。”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认为,要想落实好这一点,企业需要帮助司机设计好利益分配方式,比如,两个司机每周轮流做白班或夜班;或者按照收入比例,设定承担费用的比例。

彭澎表示,只有司机利益不受损,才能自觉执行规定的交接班时间。此外,制定好司机认同的交班时间和交班方式后,出租车企业需向社会公布,以便接受监督。

网约车的竞争压力使得不少出租车作出违规行为,彭澎指出,巡游出租车“网约化”或许是解决办法之一。他认为,网约化后的出租车,市民可直接在约车平台上看到预估车费、出行线路以及司机和车辆信息,如果发生司机拒载、议价、绕路等违规行为,市民投诉取证也能更方便。

彭澎补充道,出租车议价、拒载等“顽疾”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治”,《条例》中重罚违规行为、追究企业连带责任、及时处理市民投诉等相关规定需落到实处,长此以往才能逐渐形成好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