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突发猝死,用工方该承担何种责任?
2019-09-26 21:21:36

信息时报讯(记者 吴泽银)来穗务工者张某,原本是家里的顶梁柱,却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死者家属要求用工方按照工伤死亡赔偿。死者生前身体曾不适,用工方也曾提出待痊愈后再上岗,但张某坚持带病上岗,不料酿成悲剧。故此,用工方拒绝为此事负全责,又因用工方未按规定给陈某购买社保,赔偿一事多次陷入僵局。


是否属于工伤死亡?用工方应当承担何种责任?

2018年,张某被聘请到广州市白云区某服装工厂内工作,期间用工方一直未按规定给陈某购买社保。今年下半年,张某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死者家属坚持张某与用工方有雇佣关系,要求用工方按照工伤死亡赔偿。据用工方称,社保一事是因陈某本人坚持不愿购买从而等价换取更高的工资待遇。

据透露,死者生前不仅有服装工厂这份工作,他还同时到其他地方打散工以增添家用。事发前,死者身体不适,用工方也提出让其痊愈后再上岗,不过张某本人坚持带病上岗,不料意外发生。用工方认为死者的死亡原因可能与其他原因有关,不应按工伤死亡赔偿。


司法所、社区律师联合支招,妥善解决该纠纷

是否属于工伤死亡?用工方应当承担何种责任?纠纷双方各持已见,互不相让。在双方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同德街司法所工作人员和社区驻点律师罗旭明多次出面协调,最终双方均接受了调解建议,用工方当场签订调解协议。

第一次调解过程中,纠纷双方对死者张某与该公司存在合同关系这一事实给予了确认,并同意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进行调解处理。但针对赔偿数额,双方仍各执一词,僵持不下。无奈,第一次调解未能成功。

在接下去的调解过程中,司法所工作人员与罗旭明分别与用工方的负责人方某和死者家属见面并交换意见。用工方认为在此次事件中,其最多承担10%—20%的赔偿责任,否则便诉之法律。死者家属方则坚持其原来提出的应赔偿数额,亦不肯妥协。

在死者家属方,罗旭明向其表示,如若不肯妥协赔偿金额,通过法律途径获取权益,则需经过繁杂的司法程序,等待结果的时间也比较漫长,当下该妥善处理好死者的后事。在用工方,工作人员则向其阐明法律中规定的关于《工伤保险条例》中的相关规定,同时一一分析该案件中的利害关系。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经过司法所工作人员与罗旭明律师多次协调和沟通,死者家属同意在赔偿数额中做出退让,用工方的负责人方某也认可了罗旭明的法律意见,愿意支付家属所提出的赔偿数额。现场,双方接受了调解建议,用工方诚恳地向死者家属表示了慰问,并当场签订了调解协议。


律师解决方案

《劳动法》第72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 单位为员工缴纳社保是法定的义务。如若员工不缴社保,并不意味着企业能免除自身法定的缴费义务,反而会使企业承担更大的法律风险。因此,企业单位是有责任和义务来为员工购买这个社保的,员工个人也需按规定缴纳部分个人社保费用,以此获得法律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