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这些“网红”教师背后的故事
2019-09-09 21:16:49

信息时报讯(记者 徐珊珊  晏文龙 庞泽欣 孙小鹏)有这样一个群体,三尺讲台,是他们最耀眼的舞台;博学多才,是他们人气超高的秘诀。他们活跃于一线课堂之上,却让无数学生都“为之倾倒”。值此教师节之际,信息时报记者带你一起走近这些“网红教师”,听听他们背后的动人故事。

 

双师课老师:

会唱歌 说段子 懂动漫 和学生做朋友

教室正中间的120英寸大屏幕中,主讲老师抛出了一个“鸡兔同笼”的问题,学生们不甘落后地拿起手边的IPAD答题。同时,还有一位辅导老师实时监测学生的上课情况……这是教育界时下很“火”的“双师课堂”的教学场景。

安邦老师和学生


每周日下午,学而思广州分校的安邦老师作为主讲老师都会准时出现在直播间,他一如既往地检查直播设备以及上课要用到的教材、教具。上课时间一到,安邦精神饱满地对着屏幕跟他的学生们打招呼,电脑端传来一声声“安邦老师好”。这是他们师生每周的数学之约,各地学员在固定时间内通过互联网同步收看安邦老师实时在线授课,在上课过程中安邦老师与学员、学员与学员之间可以通过语音、文字、视频等进行互动交流,共同参与一堂实时互动的数学在线课。作为学而思广州分校在线负责人、学而思S级老师,安邦所教学生中不乏考入华附,省实等广州名校,他告诉记者,“通常情况下,一节直播课的备课时间大概是线下的3到4倍。”除了做课件、备课,他还要全真模拟课堂情景,提前走一遍整个流程细节,提前预知孩子们可能不明白的知识点。线下授课老师可以适当“偷懒”,但直播课却不成,必须干货满满,牢牢抓住孩子的注意力,容不得一丝懈怠。“比如对积极回答问题的孩子或答题正确率好的孩子给予奖励,一般我会发一些小红包。”据悉,红包可以换积分卡,到积分商城兑换学而思专属IP的礼物。

与传统上课形式相比,直播课要求老师的课堂互动性和趣味性更强,除了上课,安邦还会唱歌,说热门段子、懂动漫等等。“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祝大家毕业快乐!”在一堂六年级课上,安邦给即将毕业的孩子们唱起了歌,孩子们也纷纷表达不舍之情,争相在屏幕上给老师送鲜花和小星星。“学生很有爱,我能感受到我教的知识是有用的,这也是支持我继续上课的动力。”安邦说,当了7年的教师,每天都是新鲜的。“因为每天学生都在成长,教师每天都有学不完的东西、做不完的事。教书育人是值得雕琢一辈子的事业。”安邦如是说。

 

穿“褙子”上课的大语文老师:

为孩子认识传统文化之美而自豪

身穿古典服装的唐菊琴走入课室,学生忍不住惊呼:“老师穿越了!”唐菊琴跟学生说:“老师今天穿了什么,学完这节课你们就知道了。”课堂上,唐菊琴身穿宋代的褙子,仿佛从诗里走来,举手投足间向学生演绎着传统文化的魅力。

唐菊琴上大语文课。


这是卓越大语文的一节中国古代服饰文化课,今年唐菊琴成为了卓越大语文教师将近5年。除了穿褙子上服饰课,她讲苏轼《赤壁赋》,自己编曲调吟唱;讲欧阳修《卖油翁》,带一个铜钱孩子看看那个眼儿多小。她告诉记者,她每天的工作包括备课、磨课、上课,课后关注孩子掌握情况和家长沟通等等。“一节生动的大语文课堂离不开选课题,做课设,写教案,设计课件等教学配套,还有老师磨课以及课后复盘。每节课从设计到呈现至少需要两三周到一个月的时间。若在加上老师研读参考书目的时间就更多了。而且每节课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所以说备课无止境。”

对于在机构当老师和在学校当老师的区别,唐菊琴坦言:“其实做老师工作的类型都差不多主要是内容上不太一样,我们更专注于课堂内容的教学和打磨,而学校老师还有班会组织等其他工作。”谈到对老师这份工作的获得感,唐菊琴举例说:“就像学‘褙子’时,它是读音和‘被子’一样,孩子回去和爸爸妈妈一说,爸妈不懂,以为唐老师穿了‘被子’来上课。我为孩子们说记住、认识传统文化之美、说出来汉服是传统文化的传承而感到自豪。”今年的教师节适逢周二是机构老师的周休,唐菊琴将参加卓越大语文五周年教师节典礼,她开心又期待。

 

考研“网师”:

立住“人设”,贴上幽默的标签

在网课市场上,还有一类专注于考研的网课老师。经过多年的沉淀,最初进场的一批“拓荒者”已经拥有百万粉丝,成为了知识付费里的超级大“IP”。说段子、输出价值观、立人设……直面激烈的市场竞争,他们必须尽全力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才能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中国传媒大学研二的小柏在学习之余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她兼任着某家考研辅导机构的专业课老师。入行一年来,她已经带过上千名学生。为了拉近与学生的距离,小柏授课时并不称自己为老师,而是起了一个更加平易近人的名字——“秋叶师姐”。

为了让学生爱听,小柏会为自己立住一个“人设”。“可能我想传递出的就是‘幽默一点、耐心一点、温柔一点’的感觉。”要做到“幽默一点”,“就是在讲课的时候用语、用词幽默一点,讲讲段子。有时候会在课上故意说错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让气氛活跃一下,比如说故意说错某明星的名字”;而“温柔一点”和“耐心一点”则是在回答学生提问时保持耐心和在上课时,语气上温柔一些。

网上教课一年以来,小柏也会收到关于她上课的投诉。她介绍,在网课的讲课平台上,如果学生觉得老师讲的好就可以点击送礼物来表达对老师的认可,“有一次一个学生听了一堂课之后,他投诉我说,我得到的‘花’没有一个讲了3年的讲师多,他说从这个就可以判断出一个讲师讲的好不好,所以他就想退课”。一些无厘头的投诉尽管不会直接影响小柏的收入,但也会令她在面对老板的质疑后偶尔“崩溃”。

尽管如此,小柏仍留在教学岗位上,但与她同期教课的另一名讲师,则因为收到太多投诉,被调离了教学岗位。“对她投诉的人比较多,有一次她讲课好像是按笔还是拍桌子发出了声音,然后就被投诉干扰学生听课。而且她可能讲课的方式上有些问题,不太适合,从这一届开始就不再讲课了。”小柏感叹,现在的学生“不好带”,但因为她上的课属于“刚需”,所以自己并不会很担心。

 

解剖学老师:

让神秘解剖学进入公众视野

坐拥微博粉丝153万,“人体科学微课堂”上线至今已经有1.7亿点击量和13.7万讨论量,小程序上线将近一年也突破50万参与浏览量,公众号关注量也高达26万……这样的数据量很多“网红大V”都做不到,但广东医科大学李哲人体科学工作室负责人、解剖学教师李哲做到了。肌肉到底是如何收缩的?试管婴儿诞生的原理和过程是怎样的呢?……在微博上从不发段子的他,运用“互联网+”将教育与科普相结合,让神秘的解剖学走出学校,走入公众视野,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大V”。

李哲录制微课堂视频。


“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想通过网媒的渠道,普及关于人体的知识。”李哲告诉记者,“人体科学微课堂”主要方向是功能康复类,还包括基础的解剖学,满足一些医学生和年轻医生,通过3D、AR等新手段呈现出不同的视角看待同个问题。虽然还有日常教学任务,但李哲认为这与自己做科普没有冲突,因为都是自己专业上的事情。“找资料并不是什么难事,感觉自己就是知识的搬运工,能够把好的资源进行整合,用自己的风格传播出去,所以对我们来讲难度并不大。闲暇时,多拿出两到三个小时就足够了。”

在李哲看来,“互联网+”教学是一种潮流。“从个人价值来说,互联网可以让老师的水平发挥到极致。”李哲表示,互联网对教学的影响是一个互补的过程,良好的线上教育可以让线下的教学更为细致,而且线上教育对于这个科目来讲可以大大缩短不必要的理论学时,可以让学生有更多时间学习实践性的操作。

因此,如今李哲组建了以老师为主的20来人专业团队,除了做线上传播,还会做线下培训以及科普讲座等。“我的梦想就是当中国最有名的解剖学老师。”李哲笑着说道:“教解剖学,能帮助更多人摆脱疼痛的问题,这是一个好的事情。”所谓的“想出名”,就是希望在大家看似比较冷漠的行当里面,能有一股温泉出来;也希望让更多年轻老师看到,工作之余也可以有个人发展。

然而,致力于教学的李哲如今还是中级职称,与他同龄的老师都基本升到了副教授。对此李哲想得很开,表示“从来没有因为职称的事情而苦恼,因为自己在做着喜欢的事情”。不过随着科普教学的深入,如今他们团队也在做康复指导,如对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的保守治疗。“把真正好的技术用到老百姓的身上,然后再从他们身上采集所需要的科研数据。等有了科研成果,就可以让很多医生相信保守治疗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李哲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已经发了两篇重要的科研文章,未来科研成果会更加丰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