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托管一位难求还涨价,你家孩子托得起吗?
2019-09-09 12:47:33

开学一周以来,一些住在华景新城小区的家长,正为孩子午托发愁。如今校外托管机构几乎爆满,“晚下手”的家长只能扑空。记者走访发现,随着政府对校外托管机构的严格监管,家庭作坊式的托管机构难以生存,而大型连锁式的托管机构不仅一位难求,托管费也因租金、物价的提升水涨船高,家长直呼,“托不起!”

图文/信息时报记者 李丹

低年级托管基本满员

记者了解到,天河区华景新城小区的孩子大部分是在华景小学入读,由于学校不提供午休床位,想让孩子休息好,只能找校外托管机构。“去年午休孩子是在学校拼桌睡,今年只能在桌上趴着睡,很多家长开始在校外午托。”天河区枫叶路珠江俊园的家长吴先生向记者反映道。


华景小学中午放学后,多家校外托管机构在校门口接孩子。信息时报记者 李丹 摄


另一位家长徐女士告诉记者,“已经跑了好几家托管机构,现在都没有位子了,都怪我考虑得太晚了。”她的孩子今年入读一年级,现在找不到托管只能每天中午由老人接送回家休息。9月6日中午,记者来到华景小学南校区门口看到,临近放学,校门口已站满了举着托管机构牌子的工作人员,他们正准备接孩子放学。


华景小学中午放学后,多家校外托管机构在校门口接孩子。信息时报记者 李丹 摄


“现在低年级的床位基本满了,因为很多家长在四五月的时候就报名的。加上以前的老生源,新生的名额就很少了。”一名托管所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的托管所位置距离学校只有200米,且孩子放学去托管点无须穿行马路,比较安全,很多家长慕名而来。


华景小学中午放学后,多家校外托管机构在校门口接孩子。信息时报记者 李丹 摄

 

高年级想入托管更难

在越秀区农林下路小学,也有不少孩子午休是找的校外托管机构。靠近区庄地铁站附近的一家托管机构,今年共招收了50多个一年级新生,大部分来自农林下路小学和黄花小学。“现在只有一年级只剩一个床位了。”该托管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很多家长是在开学前就了报名。


下午2点左右,农林下路小学附近的托管机构陆续送午托的孩子返校 。信息时报记者 李丹  摄


记者看到,该家托管机构的低年级和高年级有分区,一年级的床位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午休时有3位老师同时值班看护;而高年级的床位较少,在相对小点的房间里,分为上下铺。


区庄地铁站旁某校外托管机构的一年级床位。信息时报记者 李丹 摄


记者通过走访多家校外托管机构发现,目前校外午托基本是一位难求,尤其高年级的孩子想要托管更难,有的甚至拒收。“高年级床位本身就少,且高年级的学生比较难管,很少再收临时加入的,一般都是从低年级起就在此托管的。”一家托管机构的负责人坦言道。


区庄地铁站旁某校外托管机构的学生用餐处。信息时报记者 李丹 摄

 

托管费比往年涨价了

很多家长反映,如今校外托管费用的价格也比往年贵了些。记者调查发现,华景新城小区周边托管机构每月的午托费用基本都是在1200-1500元之间。“午托的话1500元/月,一学期大概6000多元,晚托是1600元/月。”一家在华景新城小区附近做了多年校外托管的负责人表示,如今的托管费确实比以往涨了100-200/月。

孩子在华阳小学入读的家长田女士告诉记者,她在学校为其找的午托费用是1650元/月,一学期约6300元,“现在肉价、菜价都在涨,托管费确实贵了,托不起啦!”记者在农林下路小学附近的托管机构咨询了解到,周边的午休托管费也在1200元左右,有的午间和晚上全托为2500元/月,一学期可以打九折,约1万余元。

 

监管加强租金上涨

据了解,随着政府监管加严,许多家庭作坊式的校外托管机构已经难以生存,开始向规模化和连锁化方向发展,收费自然是水涨船高。据了解,今年2月,天河区棠下街联合区教育局、食药监以及华景东和华景北居委会等,对华景新城北区托管机构开展整治行动。主要针对华景小学南校区周围百米范围内,翠安侬苑、逸雅居一带的6座居民楼。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居民楼内共有10余家托管机构租用20余套住房作为托管场所。

根据去年5月广州市教育局发布的《广州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办理<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操作指引》(试行),居民住宅、地下室及其他有安全隐患的场所不得作为校外培训机构的办学场所,儿童培训场所不得超过3层(含3层),培训中心校舍建筑面积不得少于300平方米。

不少托管机构原在居民楼有多个托管点,如今都撤到正规的商铺店面,要有足够大的场地才能生存,租金成本随之增加。“现在租金和老师工资都涨价了。我们午托都是包午餐的,物价也在涨。”有托管机构工作人员表示,仅仅靠托管业务并无太多利润,机构盈利主要是靠课外辅导班和兴趣班。

 

家长:希望校内托管能完善

对于政府大力整顿校外非法托管机构,家长都表示支持。“这也是对孩子的安全负责,找托管还是得找正规的,孩子吃睡都在那里,安全很重要。”家长钟女士表示,虽然大型托管机构费用比较高,但会更放心些。她为孩子找的是精品托管,仅招10个孩子,配有2位师范类院校毕业的老师。

随着校外托管机构费用水涨船高,家长也希望政府能够积极创造条件,引导学校完善校内托管。家长周女士的孩子今年开始在文德路小学入读一年级,而她没有找校外托管机构,因为孩子可以在学校午休,“现在有校内托管,学校提供床位,家长省心了不少。”

记者发现,如今不少新开办的公办学校,都很重视校内托管,帮家长解决午托的“后顾之忧”。如天河区志远小学成立了膳委会,组织与家长一起考察附近有资质的送餐公司,提供送餐服务;由于部分孩子住的比较远,中午不方便接送的家长可以让孩子在学校午休,学校开放了两间课室铺设睡垫,供孩子们休息。奥体东小学也是由家长考察选出配餐公司,提供午餐配送,校内设有午休室,方便学生餐后休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