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记走进容庚的学术人生
2019-06-30 01:20:56

容庚先生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文物收藏家。他的一生,沉潜学术,成就突出,贡献巨大,为人耿直率真,磊落有气节风骨。他此前仅是中学毕业,那么他是如何成为著名学者的?容庚以研治甲金文字名家,他的划时代巨著《金文编》、《商周彝器通考》是怎样撰作的?他在北平生活期间(1922—1946)所记的日记《容庚北平日记》日前由中华书局推出,正好可以解答这些疑问。

 




 

信息时报讯(记者 陈川)容庚(1894—1983),原名容肇庚,字希白,号颂斋,广东东莞人。幼年时即熟读《说文解字》和吴大澄的《说文古籀补》。1922年,经罗振玉介绍入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读研究生,毕业后历任燕京大学教授、《燕京学报》主编兼北平古物陈列所鉴定委员、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岭南学报》主编、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等。

日前,中华书局推出《容庚北平日记》,包含容庚日记手稿共16本,1925—1946年记于北平(今北京),容庚南归后一直保存在身边,历数次浩劫而完好无损。1983年3月6日,容庚去世后,日记手稿由其女公子容珊等保存,2015年8月后转由其长孙容国濂保存。

容庚日记,本为私人纪事,所记多为生活、读书、学术研究、交往及购藏书籍、书画、铜器等行状。但作为现代学术大家,容庚日记同时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及史料价值(城市史、社会生活史)。容庚以研治甲金文字名家,为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所推重激赏。他的划时代巨著《金文编》、《商周彝器通考》是怎样撰作的,《日记》中有非常具体的记载,这为我们了解容庚的治学和著述提供了第一手的直接材料。

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军阀混战,列强侵扰,同时青铜多有出土,容庚为了保护国宝不使外流,以一己之力多方搜求购藏。《日记》详细记载了容庚所藏青铜器的流通情况。容庚青铜器收藏的秘诀是,财力不足,全靠眼力,他经常留连琉璃厂各店铺,《日记》都有记录,可见当时文物流通概况。“生财有大道,成名有捷径”是容庚收藏的经验之谈,《日记》中也多有同一件藏品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记载,多饶趣味。《日记》中也多有同好间互换藏品的记载,且难免互相伤害。比如越王剑的收藏,容庚1933年1月25日和于省吾作了交换,因为他当时认为“王戊剑”很普通,后来明白过来了“王戊剑”应该读为“戉王剑”即越王剑,于是在1937年1月20日拿出师旂小鼎换回了越王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容庚是一位具有强烈爱国情怀的学者。九·一八事变后,他在燕京大学发起成立燕京大学中国教职员抗日会,被推举为主席,积极主张抗日,为十九路军捐款捐物。后来他因在日本占领下的北京大学执教,被傅斯年辞退,而蒙上文化汉奸迷雾,而此段时间容庚的生活轨迹和心路历程在《日记》中都有反映。

对于他的学术修养,社会各界有高的评价。王国维曾说,“今世弱冠治古文字学者,余所见得四人焉!曰嘉兴唐立庵兰,曰东莞容希白庚,曰胶州柯纯卿昌济,曰番禺商锡永承祚。”胡适也有过评价:“他(高鹗)料定读小说的人决不会费大功夫用各种本子细细核勘,他哪里料得到130多年后,居然有一位容庚先生肯用核勘学的工夫去核勘《红楼梦》,居然会发现他作伪的铁证呢?”

 

名家忆旧

 

每次到清华授第一堂课,必于前夕下榻希白家,得以研讨学问,或欣赏其所得的古器物,对该器真伪之见,时有分歧,乃至高声辩论,各不相下。但我们在学术上争论归争论,友情归友情,争过就算数,绝不耿耿于怀,不因争论而影响朋友之情。我知希白的脾气,性子急,“顶起牛”来一顶到底,因此,我一见他“脾气”来时,就往往不吭声,让他三分,待他气静以后,再徐徐与之分辩。我们这样的争辩、“抬杠”,其家人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从不担心。——商承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