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农笔记 | 手扯包菜
信息时报 |2018-12-10 18:15:17

阿布说,周末你跑步,带我啊。

我感到很惊喜,这小子什么时候主动约我跑步了,什么情况?

我的朋友乔说你带他跑步了?

我说是啊,前几天跑步,他也一起,跑到黄埔古港码头那棵大树那里了。

这触动了阿布什么呢?我一直很疑惑,以往,周末时候,我们会一起去徒步,去古港吃姜撞奶,成为我们周末的固定节目。

近期因为实在太忙,一个月没有带一起度过周末,带阿布出去玩,我也破天荒一个月没有看电影。

更让我有感触的是,我在家里,阿布总要找我聊天,告诉我很多事情。主动给我做饭,盛饭端饭给我,这让我感到家庭地位一下子从第五第四上升到第二的位置了,老汉的荣誉感大大提升,这是加班的回报吗?

老爸,我们一起去浇菜吧。

12月,广州,“温暖如春”不是形容词,而是一个表述实事的词。20多摄氏度,一件长袖即可。没有春季潮湿,却有春季的温和,这是最舒适的季节。

对于菜来说,大概也是。我们菜园长得最欢乐的大概是包菜了。我们种的包菜大概有二三十棵,每棵菜满是虫眼。我真的担心它们长不大。曾看报道说,包菜几乎是农药喂大的,因为不打农药,长不大全被虫子吃光了,我种菜之后才发现,这报道并非危言耸听。如果没有什么更好的环保杀虫方法,成熟的包菜,免不了有很多农残。

以至于我在外吃饭,很少点手撕包菜,粉丝包菜这类我曾非常爱吃的菜。没种菜之前我买菜,包菜是较常见的选择之一,因为包菜不需要费力去清洗,只需要冲一层就可以了。关于农残的报道让我渐渐对包菜失去兴趣、敬而远之。

自己家里的包菜,我当然放心,尽是虫子痕迹。在虫子的肆虐中能长成包菜的样子,简直太不容易了。

这包菜,也叫结球甘蓝,是甘蓝的变种。又名卷心菜、洋白菜、疙瘩白、圆白菜、包心菜、莲花白、大头菜(例如火爆大头菜)、钢白菜、高丽菜等。据说卷心菜在外国的地位很高,犹如白菜之在中国。德国人认为,圆白菜才是菜中之王,这大概就是“洋白菜”这一名称由来吧。 西方人用圆白菜治病的“偏方”,就像中国人用萝卜治病一样常见。 据《本草纲目》中记载,甘蓝(包菜),煮食甘美,其根经冬不死,春亦有英,生命力旺盛,故人们誉称为“不死菜”。包菜有说起源于地中海沿岸,16世纪开始传入中国。

这包菜,至少在近三年,我吃的不到三次。回避。

自己种,它又回到了我的餐桌。而且,这一次,是阿布做的。

做包菜,是不能切的,要手撕——究竟什么道理,我也不知道。

阿布放了油,红辣椒,蒜,抓一把包菜,用手撕,不,用扯更加恰当,将包菜扯成小片——不是碎屑,翻炒5分钟左右,放盐,起锅。

说真的,如果自己不种,我恐怕快要忘记包菜的味道了。

微微的甜味和香味,爽滑,脆嫩,勾起了了我曾对包菜索然寡味的反感的记忆,也激活了我最初对包菜美好的味觉记忆。

唤醒我的,是阿布这双稚嫩的手,扯回来的。


冯广博